• <menu id="4ge4y"><strong id="4ge4y"></strong></menu>
    <menu id="4ge4y"></menu>
    <xmp id="4ge4y"><menu id="4ge4y"></menu>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环球博览 > 钟南山发话前 武汉这位医生向附近学校发出疫情警报
    钟南山发话前 武汉这位医生向附近学校发出疫情警报
    发表日期:2020-03-03 15:52|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原标题:钟南山发话前,武汉这位医生向附近学校发出疫情警报 1月28日下午三时,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实地探访武汉市第五医院输液室。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王嘉兴 这是一位坚守在抗击新型肺炎一线医生的自述。她经历了疫情初期所在医院的慌忙无措,和

      原标题:南山发话前,武汉这位医生附近学校发出疫情警报

    1月28日下午三时,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实地探访武汉市第五医院输液室。

    1月28日下午三时,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实地探访武汉市第五医院输液室。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嘉兴 

      这是一位坚守在抗击新型肺炎一线医生的自述。她经历了疫情初期所在医院的慌忙无措,和自己从医31年来最不平凡的除夕夜。在她的讲述中,我们能看到那段特殊时期的严酷真相,更能看到一线医护人员对职业责任的坚守。这些都是值得铭记的。征得她的同意,我们公开她的实名:武汉市第五医院消化内科吕小红主任。祝她和同事健康平安,祝医院的秩序和保障尽快走上正轨。

      她说,2019年12月25日就听说有医护人员疑似感染;

      2020年1月2日,她建议本院设立发热门诊;

      1月6日起,她所在的医院接到了很多疑似病例;

      1月20日,她给附近高中的校长发去短信,让给原计划补课的高三学生放假;

      她还说,除夕夜流传的医生在办公室号啕大哭的视频,是真的。她的同事、一名70多岁的老主任发来短信,说如果需要,自己随时回来顶班。

      1

      2019年12月25日前后,我就听说武汉市两家医院有医护人员疑似感染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并被隔离,其中还有呼吸科的医护人员。我当时就意识到,情况可能不简单。

      内科,尤其是呼吸科的,不可能不知道病毒性肺炎怎么防护。他们本身就是医护人员里面最谨慎、最会;ぷ约旱。连他们都被感染了,说明传染性可能很强。

      病毒性肺炎每年都有,但我找同行了解后发现这次的病毒不太一样,有些人不咳嗽、不发烧,常规症状都好了,但肺部CT片的情况却很不好。当时我就让同事们注意,还开玩笑说是不是该买口罩了。

      后来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到了2020年1月2日下午参加医院述职会时,我忍不住和院领导提建议,是不是要把发热门诊正式开起来,建立规范的检疫、导诊程序。本来流感季也到了,急诊压力很大。领导当场就同意了。

      之前,发热门诊是挂靠在感染科门诊下的,病人之间很可能交叉感染。据我了解,武汉市不单独开设发热门诊的医院不在少数,因为发热门诊、感染科门诊都没什么利润。第二天下午,医院就接到了上级要求,不仅要设置发热门诊,还要开设发热病房,收治患有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人。

    1月28日下午3时,武汉市第五医院门诊大厅

    1月28日下午3时,武汉市第五医院门诊大厅

      我们医院不是传染病医院,并不具备隔离条件,当时是腾出了一层楼,连夜赶工重新装修做隔离处理的。1月6日前后,我们就收到了转诊来的两三例疑似感染的病人,和一个家族性聚集的多人疑似病例。

      事实上,从1月6日起,我们的门诊和急诊就接到了很多疑似病例,10日,我们就已经看不过来急诊了;呼吸科病房也满了,我估计其中三分之二是病毒性肺炎,为了避免交叉感染,非病毒性肺炎就不再往呼吸科病房送了。此外,还有很多不明原因发热的病人进入消化科、肾内科、心血管科。

      1月10日以后,疑似的病人就只能往其他病房收。但这期间,只有在发热病房的医护人员像现在穿防护服,其他科室,包括呼吸科都只是穿了白大褂和普通医学口罩。事后回想,可能就是因为防护不到位,加上这些病人可以到处流动,导致了疫情的扩散。后来各地疾控部门的发布的消息显示,后来的很多确诊患者,都是1月10日前后在武汉活动过。

      但在当时,病人、医务人员乃至医疗界,都没有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完全没有预料到会井喷一样地爆发。

      1月18日前后,我听说武汉协和医院发热门诊的医护人员开始穿防护服了,还专门腾出一栋楼收治发热病人,我才意识到情势可能很严峻。我呼吁大家不要到处走,建议分区管理,开电子会议,但当时大家都没有当回事。

    医护人员在引导秩序

    医护人员在引导秩序 

      1月20日是周一,那天清晨7点,我给附近高中的校长发去短信,告知形势不对,赶快放假。学校高三的学生本来计划要继续补课,校长听了我的话,立刻放假了。

      当天晚上,央视播出了采访南山的消息,我们才确信这个病毒能人传人。我意识到,我们轻敌了。

      2

      其实我了解这个病并不比大家早,确认的信息我也都是从新闻里看来的。

      我们从1月3日开始做病毒性肺炎培训,但没有人说是新型的,只是告诉大家要注意,这个肺炎可能是和以前不一样的病,但那个时候不知道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一直以来,我们的物资就很紧缺,库存的防护服不到100套。1月21日我们接到通知,要在23日下午6点前把医院清空,只接收发热病人。

      我曾经作为一线医生参与了2003年非典、2009年禽流感、2012年甲流的疫情防控,有呼吸道传染病的防治经验,所以我也参与了医院病区的改造。

      我们真的太缺设备了,平常每年冬季流感季,心内监护仪、呼吸机、指氧仪就很紧张,现在更不够了。我们甚至连输液的钩子都不够。

      22日晚上5点半的时候,领导突然要我们提前接诊。但这时,污染区、半污染区、清洁区的都只是设计好,整个系统也还没来得及调试。而且,我们没有防护服、N95口罩和护目镜。

      我很强硬地拒绝了领导。我说,防护用品不到位就不许工作,不然等于是在病毒面前“裸奔”。后来,一名护士长帮我们从别的科室借了7套防护服,我们才开始工作,但仍然没有N95口罩,我们只能戴双层或者三层医用外科口罩。按道理这是不符合规范的,但我们没办法。

      开始接诊后,黑压压的人群往门诊部里涌。整个门诊部就像菜市场一样乱糟糟的。病人互相扯皮,很多都带着家属,还有人录像,怪我们没有做好隔离,觉得自己是在我们这里被感染的。

      急诊那边一次转进来10个人输液,但是每个人都要求先给自己打,这一批还没有处理完,下一批又来了。一整个晚上,护士打针就没停过,打一个就让病人自己拿着吊瓶去找凳子坐。结果有的病人还不满意,骂骂咧咧,要求护士给送到座位上。

      因为护目镜有点儿起雾,打针时,护士要把护目镜取下来。本来护士应该戴面罩的,那样才能看得清。但我们至今都没有面罩。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
  • 一元一分麻将群